近來真是受夠了!


南部受水患之苦~全台受口水之苦~


腦殘/白痴/白目/智障/笨蛋~~都ㄧㄧ出籠了!


被砲轟的/被點名的有如以下的故事~


唉!全台灣人的苦阿!


錯沒關係~要知錯能改!


教科書不是有教嗎??


 


「八風吹不動,一屁打過江」


蘇東坡居士在江北瓜州地方任職,和江南金山寺只一江之隔,他和金山寺的住持佛印禪師,經常談禪論道。一日,自覺修持有得,撰詩一首,派遣書僮過江,送給佛印禪師印證,詩云:
 稽首天中天 毫光照大千
 
八風吹不動 端坐紫金蓮


禪師從書僮手中接看之後,拿筆批了兩個字,就叫書僮帶回去。蘇東坡以為禪師一定會讚賞自己修行參禪的境界,急忙打開禪師之批示,一看,只見上面寫著「放屁」兩個字,不禁無名火起,於是乘船過江找禪師理論。


船快到金山寺時,佛印禪師早站在江邊等待蘇東坡,蘇東坡一見禪師就氣呼呼的說:「禪師!我們是至交道友,我的詩,我的修行,你不讚賞也就罷了,怎可罵人呢?」


禪師若無其事的說:「罵你什麼呀?」蘇東坡把詩上批的『放屁』兩字拿給禪師看。


禪師呵呵大笑說:「哦!你不是說『八風吹不動』嗎?怎麼『一屁就打過江』了呢?」蘇東坡慚愧不已。


修行,不是口上說的,行到才是功夫。


(八風是指吾人生活上所遇到的「稱、譏、毀、譽、利、衰、苦、樂」等八種境界,能影響人之情緒,故形容為風。)


 


八風是稱、譏、苦、樂、利、衰、得、失。稱、譏,也有說是譭、譽的。


稱,是稱讚你。譬如稱讚你說:「某某居士啊!你真發大菩提心。啊!你真是大護法,你這個功德可是太大了!」左一頂高帽子,右一頂高帽子,不知給你戴多少高帽子,戴得頂到天上,把三十三天都頂破了,到了三十四天了!你這時覺得:「哦,我是不錯的!要不然他怎麼讚歎我?」你這一想,心裏就手舞足蹈的。什麼叫手舞足蹈?就是手這麼來回擺起來,足也好像跳舞,跳起來,又跳起來。這就被這一股「讚」的風、「稱」的風,把你吹到虛空裏頭去了!本來你戴這麼高的帽子,再往虛空裏一跳,就到半天雲裏。這是有一股「稱」的風,把你吹起來了。


 


譏,是譏諷你,譏刺你。什麼叫譏刺?你學佛法的,他就說:「是啦!他是學佛的人,這是最好囉...」這拉著長長的聲,就好像一把刀扎你的耳朵,這叫譏諷。總而言之,你不願意聽這個道理,他就這麼講,把你耳朵扎得唏哩咕嚕的,覺得不舒服;不舒服就走了,發了脾氣;脾氣一發起來,無明火起三千丈。這就是一陣「譏」的風,吹得你發了脾氣。


 


苦,就是很苦很苦的;不是吃苦的東西,是覺得所遭所遇非常的苦。這一苦就著急,一著急就上火;一上火,幾乎把身上的血都燒乾了,就口也苦,牙也痛,耳朵也聾,什麼病都來了!這苦風把你吹得這麼多毛病都來了,又愁眉、又眼花、又耳聾、又牙疼。這就是苦!


 


樂,就是快樂的事情。所遭所遇,都是很歡喜的人,人人都對你好;吃得也好、穿得也好、住得也好,出入又有小嘟嘟車周圍跑;所以這個時候很快樂的。這一快樂,也就忽忽悠悠的,自己是怎麼一回事也忘了!樂以忘憂,這都是被「樂」的風吹得迷迷糊糊,好像成仙成佛了;那時候也不再修行了,就因為快樂啊!快樂也是一個風,所以你們不要以為快樂就很好。


 


利,是利益,得到利益。你買股票時是五百塊錢買的,啊!沒過三天,就漲了四倍,值二千塊錢,得到利益。覺得:「哦!這回我可發財了!」這也就被利風吹動了。


 


衰,是衰敗。這裏有一百間大房,也不知火從什麼地方來的,一百間的buildings(建築物)都燒掉了,就是衰,這也就不樂了。


 


得,是得到。走到路上,撿到五百萬塊錢,就得到啦!很高興的。


 


失,他得到了之後,不久又失去了,所以又不高興了。一忽兒高興,一忽兒又不高興。


 


譭,是譭謗;譽,也就是讚你。毀譽和稱譏差不多的,所以換了稱譏。


 


你如果沒有定力,就會被這八風吹動;若有定力,八風來了,不動不搖,好像沒有這回事,這叫八風吹不動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秀真 的頭像
秀真

髮根香(秀真)部落格

秀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